先別說唱歌了,你會說故事嗎?

府鑫郵票 顏色偏黃版 正確版乎每個文字都有它們的特定含意,也因此在溝通裡面佔有一席之地,不過學校沒有直接教我們的是如何使用"文字的聲音"。比方說,當你長嘆並且說聲"~~"的時候,別人會知道你有份無奈感,可能就會有人問你:『你有事嗎?』;而當你把"!"建立在清痰的喉部動作上時,你周圍的人可能就會想閃遠一點,因為他們會覺得你快爆炸了。所以說,如果你在小學期間,老師交代你去完成一件事情,你說""─只不過是用上面那兩種發聲方式,那很快的,要嘛不是被打手心,要嘛就是被罰站。所以我們是間接的學習到了在哪些情況下,用哪些聲音來發出符合情境下的文字才會是恰當的。所以儘管沒有直接學習到"聲音的使用",但是我相信大部分的人都了解"聲音情緒"的操作是怎麼一回事。


那麼唱歌呢?說話有著這樣的邏輯,為什麼不延用到歌唱上?

大部分的人都認為唱歌就是發出一堆聲音,雖然這個想法沒有錯,但是他們忽略掉了這些聲音是配合著文字的,所以就像上面提到的:應該要用符合特定情境的聲音來配合這些文字才會是恰當的。而每個歌手都有詮釋歌曲的空間以及權力,所以一首歌拿給不同人唱,就會有不一樣的感覺,這就是歌唱有趣的地方!

 

吳青峰的聲音其實在文青的世界裡是相當耳熟能詳的,尤其是比起以前,現在的鼻音可說是減緩許多,比較可以收放,也因此有更多人可以接受他的獨特嗓音。但是這個版本聽下來有點奇怪,原因在於歌者的聲音使用與配合故事的歌詞是兜不太起來的。大家冷靜的想想,藉由模仿他的聲音,我們會做出一個舌根往上拱,聲門稍稍夾緊的動作。利用這樣的動作,用說話的方式唸出歌詞你會覺得自己大部分的時間都在撒嬌。所以在青峰的版本裡面,雖然我覺得好聽,但是與男女主角那種老夫老妻再次相見的感覺實在是不搭襯嚴格來說,我覺得聽起來的畫面會比較像是小孩子用"媽咪不要哭…"的語氣在安慰母親。

如果感受沒有那麼深,我們可以再聽聽常石磊的版本,其實就可以感受到強烈的對比了。 

對我來說,常石磊的版本在情境上就滿恰到好處的,但多了很多氣音。如果透過聲音的模仿,就會做出舌根也稍稍抬起,但是聲門微開並且空氣大方放送的動作,將動作帶入旋律後再加上由抖音轉氣音的尾音,就增加了一份不安感。我們再用常石磊的發聲方式來唸歌詞,你會發現撒嬌的情緒會被遺憾的感覺取代,而整體的語氣上就沒有這麼激烈,情緒的鋪張也就沒有這麼誇張,所以在模仿他的過程中,你可能會感覺自己就像是跟男女主角感情很好的鄰居,面對他們遇到的事情你也無能為力,所以自己的聲音會呈現一個比較氣音且小聲的,一種有聲書旁白的感覺。

而萌叔韓磊也唱了一個版本,讓我覺得他是最符合故事的聲音。

先撇開他的年紀與故事的主角比較相近不談。他的操作上都待在壓低喉頭的動作上,而為了配合這首歌的氛圍,他也刻意將聲門撐開,讓聲音比較散,聽起來就像我們小時候常聽到的"很久很久以前…“的語氣,就會比較像老人家在說自己經歷過的故事的感覺。到了歌曲第二段,除了盡量維持壓喉頭的動作外,另外還增加了一點憋氣感,這類的動作其實就跟長輩對我們說"我跟你講啦!"很像。所以韓磊的版本整體聽起來會比較像是使用第一人稱,利用回憶的方式說故事給我們聽。這也是為什麼我覺得韓磊所唱的是最合適這些文字的版本。

所以儘管你對於"操作""動作"這類的東西很陌生且暫時無法理解,那也沒關係,因為我相信大部分的人都讀過故事書,何不就用自己的想像力,依著歌詞對自己演戲:先設定好自己的角色,然後揣摩出這個角色所帶有的聲音特色,刻畫出每一句裡會帶給聽眾什麼樣的聲音氛圍,然後我們拿同樣的感覺作用在旋律上,這樣一來,儘管你的演唱技巧沒有很精湛,但是聽眾還是會被你說故事的能力所渲染。

Google+ Google+